家乡年滋味 |“粑粑肉”里年味长

永利网上娱乐

2018-02-21 17:57:30

转载自2月16日《人民公安报》

“粑粑肉”里年味长

□郭红

如果说“年”是一场喜庆欢快的盛大晚会,年夜饭就是那华美缤纷的开场舞蹈。各式菜品像一个个旋转的优美舞姿,活色生香,次第上场。最让我难以忘怀的,是家乡那道“粑粑肉”。

粑粑肉,是四川年节上特有的传统美食,也是过年时母亲必做的一道保留菜品。

它的做法不难,但程序繁复。首先取肥瘦适中的上好猪肉,剁到又细又烂成肉糜的程度,再加入调好的姜葱水、鸡蛋清、水淀粉,用力搅拌均匀,拍平压紧。这是非常考验技术的一步,如果淀粉没有搅匀,肉糜不够劲道紧实,就会有生粉和气泡,还容易散开,影响味道,破坏品相。所以母亲每次做的时候,会把搅好的肉糜在菜板上用力摔打几下。在儿时的记忆里,那“啪啪”的摔打声,和门外此起彼伏的鞭炮声,和成了新年将至的快乐交响,引人雀跃,更令人垂涎。

备好肉糜,接着就是裹蛋皮。把肉糜放在摊好的蛋皮中间,四周紧紧裹牢,包成肉砖样上锅蒸熟。待冷却后切成小指头厚的片,在一个大汤碗里垫上菜头、芋头、酥肉等配菜,一块块将切好的肉片摆成好看的螺旋形,加入满满的高汤,大火蒸至配菜熟了即可,然后撒上葱花,这道香喷喷的菜才算完工。

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粑粑肉是只有过年才能吃到的大菜,基本一上桌就被吃得精光,连汤都不剩。有一回,我和哥哥趁母亲摆好盘还没蒸,偷拿上面已蒸熟的肉片吃,本说只各拿一片,谁知忍不住馋,一片接一片,直到摆不成个圆了,被母亲发现骂了个臭死。被骂的我们面上惶恐,心里却很是心满意足。

刚上班那会儿,粑粑肉也还是难得一做的大菜。有一年大年三十在派出所值班,大家约好每人从家里带个菜聚餐,一位大姐就带了粑粑肉,引来大家一片“好口福”的赞叹。那顿其乐融融的岗位年夜饭,也深深记在了我的脑海里。

这些年,粑粑肉不再那么受欢迎,大多时候,下面垫的配菜吃完了,肉还留着。随着母亲年岁渐老,这两年,我们不让她再做这么麻烦的菜。可年饭桌上,她总忍不住念叨一句:唉,还是该做个粑粑肉的。

一道菜里隐藏着一方水土,一碗汤里荡漾着一个时代。这道菜在年饭桌上的地位可能会变,可母亲寄托其中的思乡情怀不会变,它带给我们的快乐记忆不会变,蕴含在菜里的浓浓年味也不会变。

今年过年,我们也为母亲做一回粑粑肉。

声明

《剑兰周刊》所刊作品的微信制作发布权归人民公安报社副刊部所有,任何其它机构或个人的微信公号不得在未取得书面许可的前提下擅自发布《剑兰周刊》作品。违者我们将严格依法追究侵权责任。

我们